中国乒乓一家独大笑傲世界 关注度反降处境尴尬

2022年7月24日 作者 admin

那为什么像王涛觉得在那个年代,觉得他和瓦尔德内尔之间的差异,他觉得望尘莫及,他能够赶上,而为什么现在国外选手就觉得跟咱们现在有这么大差距?他们不赶,反而放弃?

这是一个心理动力的问题,就是当时中国有过辉煌的传统,只不过走了一段弯路,你想想我在看那届世乒赛,就是中国对瑞典比赛之前,我当时去天津采访,我测了一下我的脉搏,136下,没有打比赛呢,我的脉搏136下,你说紧张到什么程度,现在你让我打比赛,看乒乓球比赛的时候,我估计一下都不会跟平常不一样,完全一样,悬念失去了。

那个时候因为有悠久的传统,而且蔡振华你想想,大义凛然,从意大利回国执起这个教鞭,我记得当时在这个场馆里我跟他采访的时候,跟我讲,王涛他们如此羡慕的时候,你就看到中国发展这样的一个动力,不仅有运动项目本身,有举国体制,有传统丢失之后的那种焦虑。但是对国外来说,现在运动项目很多,而且中国太过于强大了,几乎看不到希望,中国是一个团队的优势,一个巨大团队的优势,从教练到资金,到运动员,到后备力量,到天才,到联赛,人们密不透风的看不到希望。

今天我们在演播室里面关注的是中国乒乓球队高处不胜寒的优异成绩,我们的节目稍候继续。

中国乒乓球打得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各方面都在想着做出自己的努力,以改变这种霸主的地位,我们来看一下都做了哪些努力。

“怎么改都没用,不如驱逐中国出世乒赛,让他们和火星人去打”。说这话的不是别人,而是来自曾经的乒乓强国瑞典的媒体,面对中国乒乓球队一统天下的局面,也许他们只能发发这样的牢骚了。

与此持相同观点的还有中国香港队的总教练惠钧,他说,“每次都大包揽也不是办法,否则这个项目怎么发展下来。”

乒乓球怎么发展,对于这个问题,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也许是最为关心的,自从10年前沙拉拉接过国际乒联的权力棒,成为第六任国际乒联主席以来,他就一直以一副改革先锋的形象示人。

10年前的专业运动员,球拍涂着有机胶水,打的是小球,计分用21分制,发球以别人看不到为目的,但是10年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小球变成了大球,21分变成了11分,发球必须无遮挡。每次改革措施在出台之初都被很多人认为是针对中国队,但是每一次改革,每一次限制,最终都被证明是徒劳无功。

但是,沙拉拉并没有就此停止改革的步伐,北京奥运会之后,国际乒联规定,从2008年9月1号起,全面禁用之前广泛使用的挥发性快干胶水,代之以无挥发性水质胶水,当时很多人认为,使用这种胶水后,球拍的弹性下降,相应的也会导致球速减慢,旋转变弱等问题,这对打法多变,强调速度和力量的中国乒乓球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乒乓国手们的担心并没有成为现实,无机胶水依然没能改变中国队的大包大揽,难怪有人说,中国足球的悲哀是踢得太臭,中国乒乓球的悲哀是玩得太好。

实际上,中国乒乓球队自身也意识到,一味的包揽的确在阻碍乒乓球运动的发展。

今年2月,蔡振华接任中国乒协主席后推出了“养狼计划”,定期派出男女球员到欧洲与当地队伍合练,在交流过程中帮助对手提高,增强乒乓球这项运动在世界范围内的生命力。就在世乒赛之前,国乒二队不少队员就远赴欧洲,与包括波尔在内的各路名将一起训练。但是这样的努力并未见效,从本届世乒赛的男单结果来看,八强中,只有一名欧洲选手是八年来欧洲选手的最差战绩。在今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蔡振华直言,“如果说从单一的协会来讲,或者从运动员、教练员来说,这是一次伟大的世乒赛。但是从这个项目在世界的发展来说,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

从乒乓球发展,尤其是世界的发展,唯一的包揽作为一个标准,我认为已经不再合适了。

4月30号,沙拉拉成功连任国际乒联主席,但这位改革先锋表示,近期不会再有大动作,也许他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来改变中国队的一枝独秀,但是面对乒乓球的明天,我们还能这样高枕无忧吗?

我们来连线中国乒协前任主席徐寅生先生,他此时就在日本的横滨。徐先生您好。

这个问题都是这样,过去我站在中国乒协的立场,当然希望我们取得好的成绩,包揽也非常高兴。但后来在国际乒联当了主席以后,有点担心,拿了太多,对其他一些国家积极性差一点。

现在不是光一次包了,包了好多次了,这个成绩当然还是我们中国努力,在国务院、党中央领导的全面关怀底下取得的,但是老这样包确实是有一些问题,现在议论也比较多。但是我也还要讲另外一点,如果将来某几个项目,我们打得不好,也可能另外还有其他一种声音,说我们落后了,说我们退步了。

徐先生,您觉得中国队就这么包揽下去的话,会不会影响到整个这个项目的前途和发展?

这个问题是这样,我至少现在还没看出来,就是说有一些主要的国家,或者更多的国家不搞乒乓球,相反,我还是看到有一些协会,他们还是立下这个雄心壮志,要赶超中国,比如说韩国,比如德国的波尔,他们还是把中国作为他们一个赶超的目标,这样的话乒乓球还是应该有信心的。

徐先生,您觉得外国队员要是从现在他们就好好的训练、好好的打的话,能在多长时间内能够赶上中国乒乓球队的这个水平?因为我们知道,今天有一名日本队员接受采访的时候,她说如果要能够赶上张怡宁,需要100年的时间。

我看不至于吧,最近十来年,中国男队、女队应该说处于一个黄金时期,除了个别,奥运会,我们男子单打没拿到,还有一次法国的世界锦标赛,我们男子单打冠军给欧洲的运动员取得了,斯拉格,总体上我们处于一个黄金时期,新的老的都不错。但是你说某一个项目赶上,我们要花100年,这个话很难说,关键看各个协会他自己怎么努力。

另外我们现在成绩比较好,也有这个责任帮助国际乒联,在世界各个国家或者地区,特别是一些水平高的也要加强交流,增加一些互相学习的机会。

新闻界他们有的时候说我们搞“养狼计划”,我觉得不是养狼,反正我们尽可能的不光是我们自己进步,自己成绩好,有可能要帮助国际乒联开展一些活动,派一些运动员、教练员,跟这些国家共同训练,另外我们都多一些比赛,邀请他们来等等。

其实我也同意刚才徐寅生先生说的这话,不一定说是“养狼”,其实是最好的敌人也是你最好的朋友,最强的竞争对手,也是你自己进步的真正动力。你很难想像像张怡宁他们这样的选手,当然张怡宁他们还有持续进步的动力,为什么?身后的狼太多了,打国内的比赛,今年的全运会一定要比这届世乒赛精彩、激烈、紧张、冷门叠出的多,因为真正较劲的现在是全运会,所以真是乒乓球现在在国内要比打世界大赛要难得多得多。

但是从这个角度来说,可是换一个角度,中国必须要承担这样的责任。我很高兴今天蔡振华在横滨接受记者采访的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已经明确说,我们正在制定计划,这跟1991年我们制定中国男乒的翻身计划是不同的,我们现在的重点要放在让世界乒乓球运动可以继续发展下去。所以我说不是“养狼”,是养朋友和养未来,养你的对手,也是在养自己。

那你说今天这种局面是因为对手没有去认真地训练,或者说他们的刻苦程度不够?还是说我们由于太棒了,以至于都有壁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