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法国大选是“三国演义”还是双雄对决?

11月30日,埃里克·泽穆尔宣布参加法国总统大选,吹皱法国政坛一池“春水”。12月7日法国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将进入第二轮投票,并击败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这也是马克龙首次在民调预测中“落败”。

法国总统大选将于2022年4月10日举行第一轮投票,如果无人在第一轮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那么选民将在两周后即4月24日对第一轮得票领先的前两名候选人进行“二选一”投票,决定谁是爱丽舍宫的主人。在法国政治格局碎片化之下,目前已有40人宣布参选,这一数字预计还将增加。法媒France 24报道指出,法国大选仍然高度不可预测,随着新候选人的加入,选民情绪会迅速变化。因此,佩克雷斯的异军突起在现阶段可能还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5日,法国巴黎,法国极右翼总统候选人埃里克·泽穆尔在巴黎举行首次集会。视觉中国 图

在2017年总统选举中,成立时间尚未满一年的“共和国前进”运动的领导人马克龙成功登上总统宝座,并在之后的立法选举中拿下了多数席位。目前距离马克龙任期结束还有半年,在明年的大选候选人当中,马克龙的支持率依然领先。从Ipos、Ifop等多家民意调查机构的调查结果来看,马克龙在第一轮投票中的支持率都稳居第一,超过20%,与第二名候选人的差距保持在10%左右。根据Yougov机构9月末的调查结果,半数受访者认为马克龙将再次当选法国总统,并且这个比例正在上升。

在Kantar的民意调查中,前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Philippe)是法国人最信任的政治人物。但是菲利普明确表示不会参加2022年总统选举,并多次表明支持马克龙连任。上个月,菲利普成立了新政党“地平线”,目的是“帮助(巩固)对现任总统的支持基础”,菲利普的前顾问吉尔斯·博耶尔(Gilles Boyer)也认为“地平线为了支持马克龙参加总统选举”,舆论认为地平线也是为了扩大右翼对马克龙的支持。11月底,包括菲利普在内的600多位法国地方政治家共同发出呼吁,支持马克龙连任:“为了应对国家面临的巨大挑战……我们需要连续性和稳定性”。

但马克龙在第一轮投票中也不是毫无风险。根据luiprésident网站显示,马克龙上任至今做出的401条承诺中,只有75条是完全兑现的,而仍未实现的承诺超过半数。与其相比,就连被称为“失败的总统”的弗朗索瓦·奥朗德也兑现了在任职期间所做940条承诺中的221条。这也极为讽刺地显示出法国人对代议制民主下的精英政治信任度的下降。

此外,Kantar民调结果显示,马克龙目前仅享有34%的信任度,并且该数值近两月以来还呈现下降的趋势。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和密特朗在成功连任前的信任度分别为38%和56%,而前总统萨科齐和奥朗德的信任度都低于30%,未能连任。也就是说,马克龙的信任度目前正处于一种临界的微妙状态。法国眼下已进入第五波疫情,马克龙是否能妥善面对疫情引发的种种社会问题,也将直接反映在支持率上。不过总体而言,马克龙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

面对第五波疫情,马克龙在11月9日的电视演讲中宣布:从12月15日起,65岁以上人群需要通过注射加强针疫苗来延长疫苗通行证有效期。这有可能会使“疫苗通行证”的反对者数量上升。在社会福利方面,马克龙宣布提高领取失业保险金的门槛。自12月1日起,在过去2年内有6个月以上工作经历的失业者才能够领取保险金。这可能会引起社会底层人群的不满以及公众对社会福利制度的担忧。马克龙提到,为保证法国能源自主将重启核电站建设,这也是法国所追求的“战略自主”的一部分。此外,马克龙提出了“法国2030”计划,但由于法国需要在2022年将赤字控制在GDP的5%以内,其资金来源问题仍待解决。

马克龙明年最大的挑战者仍旧是“老冤家”马琳娜·勒庞。在与父亲老勒庞决裂后,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在马琳娜·勒庞的领导下走上了“去妖魔化”的道路。2011年勒庞成为“国民阵线年将其易名为“国民联盟”,在法国和欧洲的重要选举中都取得了十分可观的成绩,并且拥有了稳定的票仓。在总统选举中,2012年勒庞首次参选就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了17.9%的选票,仅次于传统左两大党;2017年,勒庞更是以21.3%的支持率直接杀进第二轮投票,足以证明该党发展的强劲势头。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国民阵线年超越人动联盟和社会党拿下第一,占据了24个席位;2019年,“国民联盟”以支持率高于“共和国前进”运动的结果拿下23个席位。在市政选举、大区选举中,“国民联盟”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11月15日,勒庞接受Franceinfo采访时亮出了自己的政治观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采访中的议题多涉及青年人,包括支持“18至25岁的年轻人在非高峰时段完全免费乘坐火车”、“在五年内取消30岁以下人群的所得税”以及年轻人感兴趣的动物保护政策等,可见勒庞正在寻求年轻群体的支持。而民调机构Elabe于11月24日发布的结果显示:与上次选举相比,勒庞的支持率有所上升,主要归功于25至34岁的群体。

此外,勒庞还提出解除医护人员接种疫苗的义务并废除健康证,认为“应与新冠病毒共存”,提议建立一个公投机制来面对“大幅限制移民”、“辅助生殖技术”等议题。勒庞的支持群体主要集中于把生活质量下降归罪于移民问题的青年群体与工人阶层。尽管经过多年的“去妖魔化”努力,勒庞反移民等极端观点仍旧受到其他党派批评。

虽然“去妖魔化”帮助勒庞提升了支持率,但是她与父亲决裂、在形象和政治观点上趋于“软化”,也使得极右翼质疑勒庞是否具有代表性。在“国民联盟”内也有人认为,勒庞为了选举已经抛弃了部分极右翼的观点。而且,“国民联盟”已经成为勒庞家族的家族式政党也已经引发了党内不满的声音。

截至目前,已有5位极右翼政治人物宣布参选2022年总统大选。安托万·马丁内斯(Antoine Martinez)作为“法国人民解放阵线”政党的创始人,其参选是边缘性的,甚至在民调中难以找到他的名字。另一位宣布参选的极右翼政治人物是弗洛里昂·菲利波(Florian Philippot)。菲利波曾是“国民阵线年总统大选中为“国民阵线”崛起立下不少功劳,后因与勒庞政见不同而组建“爱国者”党。但是菲利波在时,“国民阵线名追随他。勒庞在极右翼政党中的霸主地位是显而易见的,大部分极右翼政党的选票将归属于“国民联盟”。

2017年总统大选中,“共和国前进”运动的异军突起使法国政坛呈现碎片化状态。身负“政治素人”、“拥有大量媒体资源”等标签的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横空出世,被称作“法国特朗普”。这位言语激进、行为出格的作家因其激进的反移民言论被认为属于极。虽然泽穆尔目前已宣布参选并将组建政党收复失地(Reconquête),但从他在12月5日的第一次竞选集会中受到袭击也可以窥见法国多数民众对这位极端排外和种族主义者的排斥。

根据《世界报》10月13日发布的民调显示,尽管有右翼倾向的法国民众与2015年相比上涨了2.3%,但极右翼的比例有所下降。被调查者对泽穆尔最为忧虑,其中57%认为泽穆尔过于激进,害怕泽穆尔可能会带来社会割裂。《大西洋学报》显示泽穆尔成为法国人最不受欢迎的政治人物,61%法国人投出“拒绝票”。12月7日法媒France 24的一篇报道中也认为泽穆尔的势头正在减弱。

2017年法国大选改变了法国政治格局,传统左右党派都未能进入第二轮投票,左翼社会党甚至只得到不到10%的选票,法国政坛由此进入漫长的调整期。而2022年法国大选在即,目前已有不下40位候选人宣布将参与总统大选。根据Ipsos、Ifop等法国民意调查机构最新民调结果,马克龙和勒庞在第一轮投票中的领先优势是明显的。因此,2022年法国大选很可能不是马克龙、勒庞和泽穆尔的“三国演义”,而是将重现2017年的情景,即马克龙和勒庞两人将再次一决胜负。

(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2021级硕士研究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