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体育app官方地址 · 2021年9月2日 0

番外《争宠(七)

倒也不是说梅含雪太过镇定,被传送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还如此淡然地关心自己的衣服有没有褶子,头发乱不乱,对方美不美。

而是因为他知道墨燃如今有楚晚宁管束着,不可能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再何况,此地并没有任何邪气和杀气——除了躺着的这位凄苦佳人。

姜曦紧紧被锁链缚着,皱眉垂眼,那位踏仙君可真是个猪啊,把人丢进来之后太高兴,居然忘了施法给他解开。

踏仙君的锁链是对方越挣扎,勒得越紧的那种,姜曦如此尊贵的人,自然是从未受过此等屈辱,一直在想办法挣开,但结果却是被勒得极紧,梅含雪注意到他被反缚着的手腕处连皮都磨破了,深深几道红痕。

更让人感到不安的是,姜曦可能是病躯未愈,没能及时吃药,所以此时竟已经昏迷了过去,任梅含雪唤他好几遍,他也没有丝毫醒转的迹象。

说句实话,梅含雪对姜曦多少是有些敌意的。当年在死生之巅山脚,他因看不惯姜曦愿意陪着那些声讨死生之巅的人而对姜曦冷言冷语,梅含雪素来云淡风轻,他无法理解姜曦对于权力的执着,更看不上姜曦当上十大门派尊主之后,那种被掣肘,束之高阁的模样。

梅含雪自然是亲近薛蒙的,所以心里愈发不怎么喜欢姜曦,不然像他这般玲珑心窍的人,之前又怎会如此明确地对天下第一富豪兼尊主报以冷脸?

梅含雪抬手探了一下姜曦领衽高叠的颈侧,只觉得搏动极为紊乱,触及的皮肤更是烧烫得厉害。

梅含雪见情况不太乐观,只得跪坐下来,搭着他的手腕脉处,给他以昆仑踏雪的疗愈术暂且舒缓,可灵力一输进去,梅含雪就感到姜曦体内紊乱的炎阳冲撞,竟是一种暴躁的魔气在他周身运转着。

江湖传言,姜尊主大战时身受重伤,虽然勉强捡回了一条命,但身体却渐渐出现了异状。

所幸梅含雪会水系疗愈术,压了一会儿他的燥火,半晌后,姜曦终于有些缓了过来。

那双眼睛显得很涣散,里头的一切都是乱的,又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东西。姜曦半睁了片刻,又闭了闭眼睛,用他那种使唤惯了别人的高高在上的口吻,疲惫倦怠地:“药……”

听到他的声音,姜曦初时仍是昏昏沉沉的没反应,可顿了一会儿,忽然清醒过来,他骤然睁大眼睛,一急之下,咳嗽不已。

梅含雪问出这句话后,自己却先悟出来了,看姜曦刚刚苏醒时的样子,一副理所当然指挥人的语气,十有八九是烧昏了头,把自己当做他孤月夜的什么人了。

“我以为你是……”姜曦干枯苍白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一阵邪火又涌将上来,逼得他浑身微微颤抖,冷汗浸湿了内衫。他骤然闭上眼睛,蓦地咬住下唇,竭力隐忍什么似的。

梅含雪虽然看不惯他,但也不至于恨他,何况梅含雪一向心善,不喜爱见人受苦,尤其不喜欢见美人受苦。

梅含雪叹了口气,问道:“姜尊主,您坐得起来吗?我来给您渡寒气,您应该会舒服一点。”

姜曦喘息着,一下子抬起眼眸,那双杏眼明亮而湿润,像是陷入笼中的野兽,痛苦又警觉地,他沙哑道:“……别碰我。”

梅含雪简直无话可说,他觉得姜曦真的很奇葩。一会儿讲理一会儿不讲,之前对薛蒙也是,一会儿很凶,一会儿又还好,这人真是……莫名其妙的……

这边梅含雪和姜曦气氛僵硬,屋顶上,顶着荷叶躲起来偷看的糕霸天可乐开了花。太太太好了!有、有两个艾斯艾斯啊可以观赏!它要悄悄看看,看他们会不会打、打打起来!

踏仙君手里还转着一枝刚从桃苞山庄折来的柳条——当真是便宜接客马了,他寻过去捉人,却扑了个空,马庄主外出云游去了,不在庄内。

踏仙君想了想,剩下的“艾斯艾斯啊”里,还是薛蒙最好抓,甚至不用抓,骗一骗就可以了。

薛蒙瞪着他:“什么叫做你请我去盒子里玩一玩?有没有搞错,我手头事情很多,哪有功夫和你玩?”

墨燃说,进去之后有惊喜,那、那一定就是送他的生辰礼物了!自己居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还对着墨燃没好脾气,实在太不应该。

“早?”踏仙君愣了一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还是从善如流地飞快应道,“不早不早。再迟就来不及了。赶紧进去吧。”

薛蒙吧唧了两下嘴,偷眼瞄着盒子,想再矜持地拒绝一番,但他好奇心旺盛,踌躇之间还是好奇占了上风。

当薛蒙也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后,踏仙君啪嗒一下扣上盒盖,心中十分欢喜——“第三个了。”

才短短几个时辰,他就抓到了珍稀人族姜曦、梅含雪、薛蒙,踏仙帝君果然宝刀未老。

薛蒙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金色流水,雅乐田野,漫天花雨,还有冰晶风车……

昆仑踏雪宫大师兄梅含雪,半跪在扬州孤月夜姜掌门姜夜沉面前,正皱着眉头和他说着什么,而姜曦……

姜曦好像还被残忍地折磨过!他的脸色看上去那么难看,额发凌乱,脸颊汗湿,眼眶潮红,这这这,这简直——

梅含雪一脸茫然地回头,见到薛蒙大步向自己走来,他摸了摸鼻子,还未及惊讶,也未及和薛蒙打招呼,就被薛蒙一只手搙着衣襟从地上拎着站起。

薛蒙另一只手指着姜曦,蹬鼻子上脸地就冲梅含雪恼道:“谁让你这么做的?你放开他!!!”

梅含雪怔了一下,琢磨过味儿来了,他忍不住笑起来,拉他的衣袖:“薛子明……你真是……噗,你在想什么呢?我绑他做什么?”

回应他的是薛蒙怒极的一拳:“我怎么知道你绑他做什么!我又没你这么变态!你还不放人?!”

正吵得不可开交,或者说,薛蒙单方面和梅含雪吵得不可开交,姜曦则闭着眼睛谁都不想理也不想看,院落外忽然又是嗖嗖两声异响。

贪狼怒骂道:“还不是墨燃那厮,二话不说拿个破盒子往我二人脑门上摁,他找死!”

璇玑环顾四周,问道:“这里是哪里?尊主您怎么也在此处?还有梅仙君和姜……”看到被铁链束缚着的姜曦,璇玑脸色骤变,吃惊道,“啊,姜尊主?!”

这还得了,天下第一大派的掌门居然被捆成这般屈辱模样丢在田园之间。周围还都是死生之巅的人,这笔账该怎么算?

唯一不是死生之巅的人的梅含雪摸了摸鼻子,说道:“我也是被墨兄传送进来的。这位姜尊主虽然不太愿意搭理我,但他应当也是被墨兄强掳来了此地……对了。”他忽然看向贪狼长老,“阁下是死生之巅主掌疗愈的长老吧。”

梅含雪道:“姜尊主似乎身体抱恙,我是个外行,只略缓得一二,还请您帮他去疗一疗伤。”

“再消一炷香的时间。”姜曦闭目,喉结微动,缓着湿润的呼吸,“我便自己会好……不劳尔等费心。”

既然姜曦非要这样坚持,不愿让任何人碰他,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只得由着他去了。

梅含雪与薛蒙在心想事成盒所营造的这片天地间走了一遍,梅含雪问:“你怎么也进来了?”

“提早送呗。”薛蒙道,打量着山水田园。自璇玑和贪狼进来之后,天空中忽然出现了漫天的星斗闪耀,虽然是黄昏,但这些妖力凝成的星云仍是闪闪发光。田野里也多了馥郁的花香,闻嗅于鼻尖,甜蜜怡人,不似凡俗味道。

他自幼受尽父母宠爱,薛正雍白手起家,薛蒙很小的时候,死生之巅有段时日其实非常困窘,但即使这样,他爹娘也从没有含混凑合着度过他的生辰。

几乎每一年,他都会被赞美、宠爱、贺礼所包围,薛正雍总是力所能及地给他最好的东西,王夫人会亲手给他煮上一碗色香味俱全的寿面。

一直以来,薛正雍与王初晴就像两座山岳,横隔在薛蒙的人生路上,让他看不到死亡与衰老的可怖,让他始终保持着无畏的天真与灿烂。

他们离开之后,薛蒙的心脏失去了庇护,伤痛与残忍都直突突血淋淋地撞击在了他的血肉上,他忽然就明白了什么是求不得,什么是无奈,什么是死亡。

可是,正因为他们毫无保留的爱,让薛蒙虽然过于自信,脾性骄纵,却始终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在小凤凰跳跳嚷嚷的身躯里,永远装载着属于王初晴的善良、温柔、怜悯,装载着属于薛正雍的正直、坚强、大度。

梅含雪走到他身边,坐下,风吹过他淡金色的长发,他将之捋到耳侧之后,转过头对薛蒙道:“既然这样……那我也提前祝你生辰快乐。”

“说来墨兄倒是挺用心的,给你造了这么漂亮一片天地。”梅含雪胳膊往后一撑,天际一行大雁飞过,他笑道,“若不是他是你哥,我都要觉得你是他心上人他才这么费神给你筹备礼物,送你这个惊喜。”

梅含雪倒是不介意,笑道:“不过他准备的这么好,倒是把我哥给你的礼物都要比下去了……”

薛蒙瞪他,瞪了一会儿,觉得似乎没可能从梅含雪口中再套出什么来,只得悻悻地把脸扭开去了。他佯作自己并不好奇,托腮看了一会儿风景。

梅含雪问:“可是话说回来……为什么墨兄会把姜夜沉也给你抓进盒子里?姜掌门和你很熟吗?”

这时候,璇玑长老在远处院子喊他们,似乎是又有谁被墨燃抓了丢进来了,而随着那人的进入,心想事成盒里飘起了袅袅仙雾。

薛蒙正好不用和梅含雪再深入讨论姜曦之事,他起身掸了掸土灰,大步朝着小院走去。

但他想,自己至少曾有过这样一个温暖的家,一双疼他宠他的爹娘,他们为他遮风挡雨二十余年,每一天每一刻都是如此爱他,尊重他,保护他。一起陪他度过那么多个难忘的生辰日。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